返回

第 15 章 审讯无果 大宁小神捕

首页
关灯
护眼
隐藏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下一页

几个人匆忙的跑到前院,此时范德彪早已经出发带捕快去抓人了。

李县令一脸欣喜的说道:

“许德生这小子终于耐不住,在酒楼里露出了马脚。”

陈六平摇摇头,现在追人回县衙已经来不及,最简单的道理这县令居然没看出来,傻缺一个。

心里骂完嘴上说着:

“李大人,等会您先审犯人,我总感觉事情太容易了,未免有些巧合。”

李县令被说的一脸懵,问道:

“你的意思,这个人不是偷税银的嫌犯?”

“举报信刚送到县衙,嫌疑人就恰巧现身酒楼,而最让人想不通的是举报人居然不要六十两的赏银,您觉得合理吗?”

“这个……”

他沉吟了半天也没说出话。

陈六平生怕眼前这家伙为了能交差,把嫌疑犯许德生直接上大刑,最后结果是屈打成招收尾。

为了保住官职这县令兴许能干出来,随意抓个替罪羊应付了事,总比他自己丢官要好。

对于冤屈这种事,陈六平是深有体会,毕竟这路数他门儿清。

“一会抓到人您正常审问,先别用刑,我看从中能不能找到破绽。”

陈六平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好。”李县令回道。

看着他去了前院大堂,陈六低声说道:

“监视许德生家里的兄弟不要动,继续盯死了。”

王小江“嗯”了一声,急匆匆的走了。

半个时辰后,前院大堂里传出了“威武”的声音。

陈六平蹑手蹑脚的躲到了屏风后,这招还是师从“杀马特”赵徳柱,在京兆府那会他也躲在这里听墙根儿,现在活学活用。

公堂之上,李县令高举公案之后,左右是堂事和捕快。

公案之下,左右站着三班衙役,手里握着出头棒子,大堂中间跪着一个年轻人。

看年纪大约不超过三十岁的样子,身穿一件云纹素衣,神色看起来有些惶恐。

“啪!”

李县令拍了一下惊堂木,高声问道:

“堂下何人”

年轻人先是面露惊色,但很快稳住了心神。

“草民许德生。”

李县令瞪着眼睛,大声喝道:

“许德生你是如何盗窃本县衙税银,快如实招来。”

许德生大惊:“冤枉啊,草民怎么敢偷盗县衙的银子。”

李县令问道:“你刚刚在酒楼里用的银子是丢失的官银,还敢狡辩。”

“大人,草民只是喝了一壶酒,不知道什么官银。”

“狡辩,你整日无所事事,哪里来的银子?”

“那是……那是祖上留下来的银子,近日我在家烦闷所以拿出来喝酒。”

“官银的底部有本县衙特殊的标记,你还敢狡辩吗?”

李县令怒问道。

陈六平躲在后面瞧的仔细,这个许德生先前故作镇静,最后被官银印记的说辞,问的答不上话。

这批银子底部是打了特殊符号,还没有在市面正式流通,即使他不是贼人主犯也可能是同伙。

许德生

您#所#看#到#的#内#容#中#间#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