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其他类型

首页
黄小婵 末世之席卷天灾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 预收2:白粟的末世小店 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没有人猜到,这场连绵了一个月的雨会是末世的起点等人们在各种苦难中受尽苦楚,颠沛流离,在永夜中无望地等待黎明时才发现,原来那场雨已经足够温柔,在它之后,所有灾难都是急骤而至,不会给你任何反应的机会 ***流水慢节奏种田文,有空间,放飞逻辑,情节纯属虚构******稳定日更,有防盗设置
林格啾 冬夜回信
【日更,每晚九点。下本写《哈啰吉蒂》,戳专栏可预收^^】每到毕业季,同学录总是当季的热销品。于是高中毕业那年,解(xie)凛亦在小弟们的撺掇下买了本回来,随手发给人填。午休过后,很快收到一摞填得满满当当的“回信”。然而,在一众表白的少女情意绵绵间,却唯独有一张格外不识相的,在赠言栏如是写道:“解凛,祝你学业高升,前途似锦。”用词恳切到滑稽可笑的地步。他随即便把这张同学录单拎出来,揉皱扔进垃圾桶里。负责倒垃圾的值日生叫迟雪,这天把垃圾打扫得格外干净。*老天有眼,他负人厚望,未来亦果真没有前程似锦。而是一脚踩进了泥潭里。黄粱一梦近十年,他从警队辞职,住公屋烂楼。半夜旧伤发作,不得不冒着大雪,求助于对面楼下那间破破烂烂的小诊所。屋里的台灯时明时暗,伏案填着病历的医生抬起脸,模样寡淡而素净。似乎在哪里见过。“姓名?”她问他。“……解凛。”房间中很快沉默到只剩下笔尖刮在纸页的“沙沙”声。他突然说:“你竟然知道是这个解。”她动作一顿。忽而怔怔望向对方。然而解凛的表情仍是沉寂的,微蹙着眉。十年了,她依旧在他的目光中自惭形秽。*“他的目光忽然落到他面前书桌上那只蓝花瓶上。瓶里是空的,这些年来第一次,在他生日这一天花瓶是空的。没有插花。他悚然一惊:仿佛觉得有一扇看不见的门突然被打开了,阴冷的穿堂风从另一个世界吹进了他寂静的房间。他感觉到死亡,感觉到不朽的爱情。”——斯蒂芬·茨威格《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金呆了 旋木尽头
16点更新,有事请假。下一本开《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婚姻的第四年,温清粤想离婚,又还想挣扎一把。相识的第十年,周乃言想戳穿温清粤的迷恋,却被她反将一军。#任意“雷点”读者慎入!————————————预收文案《红了樱桃,绿了芭蕉》:1990年青豆高二,她问顾弈借海鸥DF-1相机,准备秋游拍她喜欢的男生。虎子趁他俩斗嘴,按下快门,青豆与顾弈剑拔弩张的画面一帧定格。1992年青豆大一,顾弈送她去学校,被要求带上相机。校门口,青豆恳求路人给她和大学门牌合张影,顾弈两手抄兜,小流氓似的不耐烦等候状态入了镜。1995年青豆怀孕,顾弈拿出她渴慕许久的海鸥DF-1相机,说送给她。青豆手掌一甩,相机落地。磨花的镜片在阳光下产生炫光效果,像朦胧的岁月般,影影绰绰。2013年某影展上,“中国照相机” 展厅内展出了海鸥DF-1。一对气质卓绝的夫妻站在展柜前,亲昵地定格在炫光镜头里。【还有一个文案】相机是90年代初的奢侈品之一,一台相机几乎抵一成年人全年劳动所得。与当下主流的树脂镜头与工程塑料时代的气味相比,海鸥DF-1玻璃镜头的光学素质和特殊的金属气味是独属于二十世纪末的味道。于顾弈而言,程青豆也曾是他的奢侈品。#群像,闲趣

其他类型列表

下一页 尾页